《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侵害知識產權民事案件適用懲罰性賠償的解釋》法釋〔2021〕4號自2021年3月3日起施行

 知識產權法律法規     |      2021-05-05
標簽:知識產權;知識產權侵權;懲罰性賠償;侵害知識產權故意認定;知識產權律師


法釋〔2021〕4號

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侵害知識產權民事案件適用懲罰性賠償的解釋


(2021年2月7日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第1831次會議通過,自2021年3月3日起施行)


  為正確實施知識產權懲罰性賠償制度,依法懲處嚴重侵害知識產權行為,全面加強知識產權保護,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中華人民共和國專利法》《中華人民共和國反不正當競爭法》《中華人民共和國種子法》《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等有關法律規定,結合審判實踐,制定本解釋。


  第一條原告主張被告故意侵害其依法享有的知識產權且情節嚴重,請求判令被告承擔懲罰性賠償責任的,人民法院應當依法審查處理。

  本解釋所稱故意,包括商標法第六十三條第一款和反不正當競爭法第十七條第三款規定的惡意。


  第二條原告請求懲罰性賠償的,應當在起訴時明確賠償數額、計算方式以及所依據的事實和理由。

  原告在一審法庭辯論終結前增加懲罰性賠償請求的,人民法院應當準許;在二審中增加懲罰性賠償請求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據當事人自愿的原則進行調解,調解不成的,告知當事人另行起訴。


  第三條對于侵害知識產權的故意的認定,人民法院應當綜合考慮被侵害知識產權客體類型、權利狀態和相關產品知名度、被告與原告或者利害關系人之間的關系等因素。
  對于下列情形,人民法院可以初步認定被告具有侵害知識產權的故意:
 ?。ㄒ唬┍桓娼浽婊蛘呃﹃P系人通知、警告后,仍繼續實施侵權行為的;
 ?。ǘ┍桓婊蚱浞ǘù砣?、管理人是原告或者利害關系人的法定代表人、管理人、實際控制人的;
 ?。ㄈ┍桓媾c原告或者利害關系人之間存在勞動、勞務、合作、許可、經銷、代理、代表等關系,且接觸過被侵害的知識產權的;
 ?。ㄋ模┍桓媾c原告或者利害關系人之間有業務往來或者為達成合同等進行過磋商,且接觸過被侵害的知識產權的;
 ?。ㄎ澹┍桓鎸嵤┍I版、假冒注冊商標行為的;

 ?。┢渌梢哉J定為故意的情形。


  第四條對于侵害知識產權情節嚴重的認定,人民法院應當綜合考慮侵權手段、次數,侵權行為的持續時間、地域范圍、規模、后果,侵權人在訴訟中的行為等因素。
  被告有下列情形的,人民法院可以認定為情節嚴重:
 ?。ㄒ唬┮蚯謾啾恍姓幜P或者法院裁判承擔責任后,再次實施相同或者類似侵權行為;
 ?。ǘ┮郧趾χR產權為業;
 ?。ㄈ﹤卧?、毀壞或者隱匿侵權證據;
 ?。ㄋ模┚懿宦男斜H枚?;
 ?。ㄎ澹┣謾喃@利或者權利人受損巨大;
 ?。┣謾嘈袨榭赡芪:野踩?、公共利益或者人身健康;

 ?。ㄆ撸┢渌梢哉J定為情節嚴重的情形。


  第五條人民法院確定懲罰性賠償數額時,應當分別依照相關法律,以原告實際損失數額、被告違法所得數額或者因侵權所獲得的利益作為計算基數。該基數不包括原告為制止侵權所支付的合理開支;法律另有規定的,依照其規定。
  前款所稱實際損失數額、違法所得數額、因侵權所獲得的利益均難以計算的,人民法院依法參照該權利許可使用費的倍數合理確定,并以此作為懲罰性賠償數額的計算基數。

  人民法院依法責令被告提供其掌握的與侵權行為相關的賬簿、資料,被告無正當理由拒不提供或者提供虛假賬簿、資料的,人民法院可以參考原告的主張和證據確定懲罰性賠償數額的計算基數。構成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一十一條規定情形的,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第六條人民法院依法確定懲罰性賠償的倍數時,應當綜合考慮被告主觀過錯程度、侵權行為的情節嚴重程度等因素。

  因同一侵權行為已經被處以行政罰款或者刑事罰金且執行完畢,被告主張減免懲罰性賠償責任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在確定前款所稱倍數時可以綜合考慮。


  第七條本解釋自2021年3月3日起施行。最高人民法院以前發布的相關司法解釋與本解釋不一致的,以本解釋為準。







文章發布人:王勛 律師
發布人聲明:文章僅為個人學習、研究之目的使用,文章觀點不代表本人立場,更不構成本人承諾,如認為侵害您的合法權益,請聯系發布人和網站刪除。 聯系發布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