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某職務侵占罪一案:有期徒刑一年

 成功案例     |      2018-11-20
標簽:

鄭某職務侵占一審刑事判決書

上海市閔行區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決 書
(2016)滬0112刑初1869號


公訴機關上海市閔行區人民檢察院。

被告人自報鄭某,女,197X年XX月XX日出生于廣東省XX市,漢族,中專文化,原系XX乳業股份有限公司常溫事業部廣東銷售大區XX辦事處城市經理,戶籍地廣東省XX市;因涉嫌犯職務侵占罪于2015年6月5日被取保候審,2016年12月20日被逮捕,現羈押于上海市奉賢區人民法院。
辯護人王勛,廣東人民時代律師事務所律師。
辯護人張先旺,北京天馳君泰律師事務所上海分所律師。
上海市閔行區人民檢察院以滬閔檢金融刑訴[2016]122號起訴書指控被告人鄭某犯職務侵占罪,于2016年8月4日向本院提起公訴。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上海市閔行區人民檢察院指派檢察員浦娟娟、代理檢察員黎洪友出庭支持公訴,被告人鄭某及其辯護人王勛、張先旺,證人傅某某、黃1到庭參加訴訟。本案經依法延期審理,現已審理終結。
上海市閔行區人民檢察院指控:2011年3月起,被告人鄭某擔任光明乳業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光明公司”)常溫事業部廣東銷售大區珠海辦事處城市經理,全面負責對珠海、中山區域經銷商管理、渠道管理、銷售團隊建設等銷售管理工作。
2011年6月至12月,被告人鄭某委派下屬以借貨為名分五次從經銷商珠海迎豐貿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迎豐公司”)倉庫提走7299件250ml純牛奶(1*16),價值人民幣241,886.4元。嗣后,被告人鄭某將上述牛奶占為己有。
2011年8月至9月,被告人鄭某又假冒迎豐公司的名義向光明公司訂購牛奶,非法占有光明公司配送的10批牛奶,價值人民幣117,596元。
2015年6月4日,被告人鄭某被公安機關抓獲歸案,到案后否認有侵占光明公司財物的行為。
為證明上述事實,公訴機關向本院移送并當庭宣讀和出示了光明公司的營業執照、任職證明、勞動合同,證人楊某某、黃某2、羅某某、劉某1、劉某2、劉某3、趙某某、何某某、林某1、林2、范某某的證言,光明公司的光明乳業(涇陽)有限公司出庫憑證、UHT事業部出具的送貨單、《關于鄭某涉嫌職務侵占案補充材料的說明》,迎豐公司的出庫清單及4張借條,被告人鄭某與他人郵件往來記錄,上海市防偽技術產品測評中心司法鑒定所的司法鑒定意見書,上海市公安局物證鑒定中心的鑒定書,相關民事判決書,公安機關的抓獲經過等證據,據此確認被告人鄭某的行為已構成職務侵占罪,提請本院依法予以判處。
被告人鄭某辯稱,因“借貨”牛奶系出產問題牛奶的涇陽工廠所生產,迎豐公司要求退換,鄭向涇陽工廠及總公司反映未果后,經與領導商議將該批補貨牛奶作為贈品送給其他經銷商或銷毀處理;因是臨近保質期的產品迎豐公司拒絕接收,領導讓鄭代為簽收,貨仍留在迎豐公司倉庫,事后均做了促銷之用。
辯護人認為,“借貨”牛奶是問題牛奶,無價值而言;被告人鄭某處理問題牛奶是職務行為,鄭并沒有非法占有的行為;被告人鄭某所簽收的是臨近保質期的產品,貨品存放入迎豐公司倉庫;相關牛奶制品的價值,不應按新出產產品的價格計算。
經審理查明:2011年3月起,被告人鄭某擔任光明公司常溫事業部廣東銷售大區珠海辦事處城市經理,全面負責對珠海、中山區域經銷商管理、渠道管理、銷售團隊建設等銷售管理工作。
2011年4月,在廣東省珠海市等地銷售的光明公司涇陽工廠出產的二月批次純牛奶出現嚴重質量問題。超市方下架全部問題牛奶并退回經銷商迎豐公司倉庫。經清點問題牛奶的數量并銷毀處理后,光明公司涇陽工廠于2011年6月7日發送1﹡16純牛奶7,137箱給迎豐公司。因前期問題牛奶的不良影響,涇陽工廠出產的純牛奶滯銷,迎豐公司要求退回上述補貨純牛奶。迎豐公司與被告人鄭某協商決定,由被告人鄭某將補貨純牛奶借出,事后再等價歸還其他廠家生產的純牛奶。2011年6月至7月間,被告人鄭某委派下屬持借條以“借貨”為名先后四次從迎豐公司倉庫提走6,599件250ml純牛奶(1*16),價值人民幣21,8688.64元。2011年12月28日,因迎豐公司與光明公司合作即將終止,為轉場需要被告人鄭某以幫助迎豐公司銷售為名,再次委派下屬從迎豐公司倉庫內提走700件250ml純牛奶(1*16),價值人民幣2,3197.76元。嗣后,被告人鄭某并未歸還等價貨品、貨款。
2011年8月至9月間,光明公司先后向迎豐公司配送共計價值人民幣117,596元的10批牛奶制品,迎豐公司均以臨近保質期為由拒收。被告人鄭某以加蓋偽造的“迎豐公司收貨專用章”并署名簽收的方式,將上述牛奶制品占為己有。
2015年6月4日,被告人鄭某被公安機關抓獲歸案。
上述事實有下列經庭審舉證、質證的證據證實,本院予以確認:
1、光明公司的營業執照、任職證明、勞動合同證實,被告人鄭某于2007年2月入職光明公司,2011年3月至2012年6月間任光明公司常溫事業部廣東銷售大區珠海辦事處城市經理,全面負責對珠海、中山區域的經銷商管理、渠道管理、銷售團隊建設等銷售管理工作。
2、證人黃某2證言及其書寫的《證明》、《情況說明》證實,2011年4月,迎豐公司銷售的光明涇陽工廠生產的常溫奶,出現了質量問題,光明公司以補貨的形式補給迎豐公司,由于補貨的生產廠家仍然是涇陽工廠,迎豐公司拒收。2011年6月28日至2011年7月16日間,鄭某與迎豐公司方面協調后經與羅某某聯系,鄭讓黃持借條至迎豐公司以借貨的形式分四次將共計6,599件牛奶拉走。黃有二次是從珠海辦事處文員潘珠歡處拿的借條,借條是誰打印的并不知道。迎豐公司根據借條開出出貨單,黃在出貨單上簽字確認后就到迎豐公司倉庫拉貨。貨裝好后,由鄭某聯系的司機直接將貨拉走,黃并未與司機同行,具體拉到何處黃并不知道。僅有一次,鄭某讓黃與司機一起將貨拉到江門開平市一個水果批發市場內的經銷商處。2011年12月28日,鄭某事先與羅某某聯系好后,羅某某同意沒有打印的借條也可以裝貨,700件純牛奶裝好后,也是由鄭安排司機運走。
3、證人羅某某的證言證實,2011年4月,迎豐公司所經銷的光明牛奶出現嚴重質量問題。鄭答應,清點問題牛奶并補貨給迎豐公司。經清點,問題牛奶總數量約7,000余箱,價值24萬余元。鄭派人將問題牛奶自迎豐公司倉庫拉走后,光明公司補貨6,023箱左右,由于補來的牛奶仍是涇陽工廠生產的,由于此前問題牛奶的影響,涇陽工廠生產的牛奶很難銷售,華潤萬家超市通知各門店拒收。迎豐公司與鄭某交涉,要求退回該部分牛奶,鄭解釋牛奶并無質量問題,但迎豐公司堅持退貨,最后鄭同意將牛奶拉走,并承諾將光明公司另外廠家生產的牛奶補給迎豐公司。根據迎豐公司的規定,貨自倉庫內提出,需開具出庫清單并由提貨人簽字。鄭派黃某2憑借條先后于2011年6月29日、6月30日、7月4日、7月16日拉走牛奶2,000箱、1,600箱、1,020箱、1,979箱。每次拉貨之前,鄭均會與羅電話聯系確認。2011年7月16日,黃某2來拉貨,由于鄭沒有付運費給司機,司機向迎豐公司討要。經與鄭聯系,鄭請求迎豐公司方面墊付運費,后迎豐公司的財務人員付給司機600元運費。2011年12月28日,黃某2從迎豐公司借走700箱牛奶,但未出具借條,當時鄭表示幫助迎豐公司銷售,但事后并未給迎豐公司銷售款。光明乳業UHT事業部13張送貨單上面的牛奶,迎豐公司并未收到,且上面“珠海市迎豐貿易有限公司收貨專用章”是假的,迎豐公司收貨章是“珠海市迎豐貿易有限公司業務專用章”。經羅辨認,制表日期為2012年1月17日的促銷費用申請表上面的“羅某某”簽名并非其本人所簽,迎豐公司也未收到過光明公司發放的相關促銷費用。因為雙方曾約定,光明公司以給牛奶的形式支付迎豐公司促銷費用,迎豐公司也未收到過申請表上所涉及的牛奶。2011年12月31日,迎豐公司與光明公司的經銷合同到期,2012年3月15日雙方終止合作。此后,迎豐公司并未同意過將迎豐公司的收貨地址、聯系人變更為珠海香洲工業區及鄧飛。
4、迎豐公司出具的《光明借貨(純牛奶250ML*16)數據統計》、《出庫清單》證實,2011年6月29日、6月30日、7月4日、7月16日由黃某2簽名拉走牛奶2,000箱、1,600箱、1,020箱、1,979箱,均標注為“問題產品退換貨”;2011年12月28日所借出的700件,標注為“經銷合作解除轉場”。
5、證人趙某某證言證實,2011年4月,在廣東省珠海市銷售的光明涇陽工廠生產的光明純牛奶出現質量問題。趙與鄭某及迎豐公司的一小姑娘一起對迎豐公司倉庫內的2011年2月左右生產的問題牛奶進行了清點,三方最后確認了問題牛奶數量約6,000至7,000箱。趙將相關的問題牛奶全部委托給鄭處理,鄭當時還將處理的照片發給趙過目。2011年6月間,涇陽工廠以補貨的形式將新生產的相應數量的光明純牛奶補給了迎豐公司。補貨后,鄭某及華南區的經理肖勁峰反饋,迎豐公司認為涇陽工廠生產的牛奶在珠海出現過質量問題,因此很難銷售,要求退回。趙表態,工廠已經將合格牛奶補貨給了經銷商,經銷商要不要工廠不管。事后,鄭、肖并未告知補貨的牛奶處理的情況。
6、證人石某某證言證實,2010年年初至2011年11月間,石任光明公司珠海辦事處業務員,主要負責經銷商迎豐公司在華潤萬家超市光明產品的銷售跟蹤。2011年4月,華潤萬家華南區銷售的光明牛奶出現質量問題,超市方全面下架退貨。2011年5月前退貨共5,000余件,經鄭某與涇陽工廠方人員清點后,由鄭雇用兩輛貨車親自運到深圳銷毀,后期退換回來的不合格產品近2,000余件,經鄭清點后,由迎豐公司自行銷毀。具體數據由鄭上報涇陽工廠核準后,再補貨給迎豐公司。石曾經在辦事處看見過“迎豐公司財務章”及“迎豐公司公章”。
7、證人劉某2、劉某3證言證實,2011年7月,光明公司珠海辦事處的經理鄭某打電話讓劉某2至迎豐公司拉牛奶。劉某2與劉某3各開一輛車前往運送,按鄭的安排原本是將牛奶運至深圳,但在運輸途中鄭打電話要求改運至廣州西墾輕軌站邊上一個批發市場中廣州博大食品有限公司的倉庫。另一次,劉某2與黃某2一起將牛奶從迎豐公司運至開平市一個食品批發市場。劉某2也曾與鄭一起將1,000余件的牛奶送至深圳的一個公司。
8、證人謝某某證言、暫收單證實,謝原系廣州博大食品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經營地位于廣州市芳村留香綜合批發市場。2009年至2012年間,廣州博大食品有限公司系光明公司在廣州芳村地區的代理商。2011年7月16日,鄭某打電話稱,一批牛奶要從迎豐公司運出暫存在博大公司倉庫。鄭派來兩輛汽車運來光明純牛奶共1,979箱,謝出具了一張暫收單(具體內容:今有光明乳業珠海辦事處,從珠海迎豐處運來光明純牛奶1*16共1,979件,在我們公司暫存。生產批號:XXXXXXXXJ01.028。我公司只負責暫存,其他事項與此無關,光明乳業須在十天派人來我公司處理。運貨車:粵CVXX**粵CFXX**,司機劉某2,廣州博人食品有限公司謝某某2011.7.16)并讓二個送貨司機簽字確認。十天后,鄭派車拉走了上述牛奶。
9、證人楊某某證言證實,光明公司牛奶出現質量問題后,涇陽工廠又生產9,054箱純牛奶,補給迎豐公司作為其前期處理質量問題損失賠償,但迎豐公司認為涇陽工廠生產的牛奶有質量問題,在廣東境內超市不好銷售,要求退回這批貨,鄭某處理過程中將貨收下后,寫給迎豐公司五張借條,涉及牛奶7,299箱,價值24萬余元。迎豐公司起訴光明公司后,光明公司在調查過程中向鄭了解情況,鄭答復,是以促銷方式贈送給了幾家珠海辦事處管轄的經銷商。而光明公司明文規定,促銷需要事先向總公司申請,經批準后才可以促銷。后光明公司調查發現,2011年3月至12月,迎豐公司向光明公司訂購價值68萬元的乳制品并未收到,而物流公司提供的光明乳業股份有限公司UHT事業部送貨單上“迎豐公司的收貨專用章”、“財務專用章”均系偽造,鄭某的簽名非正常出現在送貨單上。9張鄭某簽字的光明乳業UHT事業部送貨單、2張鄧飛簽字的光明乳業UHT事業部送貨單上面“珠海市迎豐貿易有限公司“收貨專用章”是偽造的。迎豐公司為此起訴光明公司,后經法院判決由光明公司賠償迎豐公司相應錢款。珠海辦事處于2012年1月17日制作的促銷費用申請表上面的“羅某某”簽名并非羅本人所簽,所涉及的金額84,717元。光明公司并未支付相應錢款給迎豐公司,而是以提供相應價值牛奶的方式抵扣了相應促銷費用。因為雙方曾約定,光明公司以給牛奶的形式支付迎豐公司促銷費用,故迎豐公司既未收到過光明公司發放相關促銷費用,也未收到過申請表相對應的牛奶。
10、證人林2(南方物流公司督察部經理)的證言證實,光明公司將常溫牛奶送至南方物流公司的東莞倉庫后,光明公司的倉庫管理員會打電話給上海海聯運輸有限公司,海聯公司的人再通知南方物流公司派車運貨。南方物流公司的調度員打司機電話,要求運貨至珠海,司機開車至南方物流公司的光明公司倉庫里裝牛奶,裝貨過程中南方物流公司會交給司機光明公司事業部UHT五聯送貨單,司機根據送貨單上的地址將貨送到客戶處,客戶在送貨單上簽字后,司機將其中收貨聯交客戶,把回執聯交回交南方物流公司。
11、證人范某某的證言證實,范從事個體運輸生意,主要接南方物流公司的運輸訂單。2011年9月29日,范某某接單運送一批牛奶制品至迎豐公司。送貨流程主要是,司機接到南方物流的調度員的電話要求送貨至珠海,裝貨過程中南方物流會給司機光明事業部幾聯送貨單,根據送貨單上指定地址送到客戶處,并沒有途中改送至別處的情況。范并不認識鄭某。
12、證人何某某證言證實,何于2009年7月至2012年7月間,任海聯公司駐東莞負責人。海聯公司負責將光明公司東莞倉庫內的常溫奶運送至客戶處。光明公司將常溫奶運送至東莞倉庫后,東莞倉庫管理員打電話通知海聯公司派車送貨,車輛前來裝運牛奶時,東莞倉庫管理員將“光明乳業股份有限公司UHT事業部送貨單”中的四聯(收貨聯、回執聯、車運聯、記賬聯)交給海聯公司的駕駛員,后者根據送貨單上的地址將貨運至客戶處,客戶在送貨單上簽字確認或蓋收貨單位公章,駕駛員運好貨后,將回執聯交給光明公司,收貨聯交給客戶,車運聯、記賬聯由海聯公司保管。
13、證人鄧飛(被告人鄭某的丈夫)證言、鄧飛簽收的光明公司UHT事業部送貨單證實,2012年4月、7月間,黃某2打電話給鄧稱,要暫存光明公司一批貨至鄧的倉庫。一開始鄧不同意,后黃打電話給鄭某協調,經鄭勸說鄧飛才同意貨物存放。黃某2與司機運送貨物至鄧處后,司機拿出二張光明公司UHT事業部送貨單,鄧在單據上簽字確認。之后三天左右,黃某2帶著司機將貨拉走。2012年4月26日、4月17日、5月31日、6月6日由鄧飛簽收的光明公司UHT事業部送貨單上收貨單位為迎豐公司、收貨地址為珠海市香洲區南溪工業區,聯系人為鄧飛,加蓋有“迎豐公司收貨專用章”。
14、證人劉某1證言證實,迎豐公司與光明公司于2012年3月15日結束合作前,雙方對賬結果是光明公司欠迎豐公司13萬余元。鄭某提出由光明公司做訂單給迎豐公司,由鄭某一次性將貨提走,鄭再將貨款以現金形式付給迎豐公司。當月,有一筆13萬余元的錢款轉入迎豐公司賬戶。事后,迎豐公司發現鄭某在對賬過程中隱瞞了很多賬冊,鄭以迎豐公司的名義從光明公司拿貨的金額約四十至五十萬元。經與光明公司徹底核對帳目發現,迎豐公司所收到的貨與光明公司發出的貨不一致,遂訴至法院。
15、借條、上海市公安局物證鑒定中心的鑒定書證實,2011年6月29日、6月30日、7月4日、7月16日,光明乳業股份有限公司珠海辦事處由黃某2經手向迎豐公司借走共計6,599件250ml純牛奶(1*16)。經鑒定,借條上光明公司UHT事業部的印章系偽造。
16、光明乳業(涇陽)有限公司出庫憑證證實,。2011年6月7日,涇陽工廠出庫1﹡16純牛奶7,137箱給迎豐公司用于處理投訴。
17、光明公司售后服務處理單、產品質量意見反饋表、相關工作郵件證實,有顧客反映所購買的生產批次為2011年4月6日的光明純牛奶凝固變質。
18、迎豐公司出具的《致光明公司的函》、《常溫產品質量投訴處理匯總表》、趙某某出具的欠條及《關于華潤萬家補貨一事說明》證實,2011年,光明公司生產的2月2日、2月6日、4月6日批次的純牛奶,投入市場后出現質量問題。經工商部門檢測,確認2月2日批次的純牛奶為不合格產品。迎豐公司倉庫嚴重積壓。華潤萬家各門店直接把貨退回深圳平湖倉。8月2日,涇陽工廠趙某某至平湖倉清點數量,確認需補償1﹡16純牛奶共計9,300件。趙某某直接給華潤萬家出具欠條。2011年12月15日,涇陽工廠補貨1﹡24純牛奶6,200箱給華潤萬家。
19、光明公司UHT事業部送貨單、上海市公安局物證鑒定中心的鑒定書證實,光明公司先后向迎豐公司配送價值共計人民幣117,596元的10批牛奶制品。鄭某的簽名系其本人書寫。
20、光明公司UHT事業部送貨單、UHT事業部儲運部日發貨報表、被告人鄭某與他人郵件往來記錄證實,光明公司內部有關“舊貨”發貨安排及逾期未發貨將按一件每天處罰款一元。莫斯利安發貨安排中的備注為“請發舊貨”。
21、相關民事判決書證實,法院認定光明公司珠海辦事處向迎豐公司借貨7,299件純牛奶,名為借貨實為退換貨,迎豐公司并未收到調換的牛奶;迎豐公司已向光明公司支付貨款但未收到貨物,價值68萬余元;光明公司部分送貨單上的迎豐公司收貨用章與留存印章并非同一;珠海辦事處內被發現存在偽造印章等情況。法院判決光明公司支付迎豐公司未歸還產品的價款241,886.40元,退還未收到貨物的貨款共計685,355.40元。
22、公安機關的抓獲經過證實,被告人鄭某的到案經過。
針對控辯雙方的主要爭議焦點,本院結合查明的事實和證據及相關法律規定綜合評判如下:
一、7,299件“借貨”中是否包含問題牛奶
證人趙某某證實,經三方清點確認2011年2月出產的問題牛奶數量后,趙委托鄭某處理相關問題牛奶,事后鄭將處理的照片給趙過目。作為直接負責光明產品銷售跟蹤的證人石某某更進一步證實了二月批次問題牛奶銷毀的具體過程。證人羅某某、經手人黃某2均確認借條所涉貨品均為涇陽工廠的補貨產品。根據常理分析,由于二月批次的牛奶出現質量問題造成的惡劣影響及不及時清理問題產品將面臨處罰的現實危險,及時銷毀處理、避免損失擴大是各方善后處理的當務之急,光明公司牛奶出現質量問題至第一次“借貨”長達兩個月,二月批次的問題牛奶不可能仍滯留在迎豐公司倉庫之中,故可以認定,“借貨”牛奶并不包含2011年2月出產的問題牛奶。
光明公司售后服務處理單、產品質量意見反饋表、相關工作郵件、迎豐公司出具的致光明公司的函、常溫產品質量投訴處理匯總表、趙某某出具的欠條及《關于華潤萬家補貨一事說明》等證實,涇陽工廠4月6日出產的純牛奶也出現了質量問題。而分析涇陽工廠的出庫憑證,僅能證明涇陽工廠于2011年6月7日發出補貨牛奶,卻并不能證明相關牛奶的生產批次。分析在案現有證據,證人謝某某出具的暫收單可以證實第四次借貨的1,799件是五月批次的純牛奶;根據證人羅某某的證言,結合迎豐公司出具的《光明借貨(純牛奶250ML*16)數據統計》、《出庫清單》可以確定,最后一次借貨的700件是迎豐公司與光明公司終止合作前因轉場需要而被提取。故無論依據當時的標注,還是按照產品保質期的推算,該700件純牛奶可以排除系四月份出產的可能。綜上,除上述二次借貨所涉及的純牛奶可以排除是四月批次之外,另三次借貨所涉及的純牛奶并不能排除是四月批次的可能。本院認為,盡管現有證據中并無專業檢測認定涇陽工廠4月出產的純牛奶為不合格產品的證據,但該批次純牛奶并不能完全排除是問題牛奶的可能,對此本院在量刑時酌情予以考慮。
二、“借貨”牛奶是否被鄭某掌控
證人羅某某證實,因為之前出現過質量問題,涇陽工廠出產的補貨牛奶在超市很難銷售,繼而遭到超市抵制,迎豐公司要求退回補貨牛奶。經與鄭某協商,雙方商定由鄭以借貨的形式將涇陽工廠補貨的牛奶拉走,鄭再以其他工廠生產的牛奶補回。在每次借貨前鄭某均與羅某某電話聯系確認。司機劉某2證實,鄭某聯系劉前往迎豐公司裝載牛奶并按鄭的指示將運送至指定地點。證人謝某某進一步證實,相關牛奶的存放及運送均是鄭某出面聯系、安排。上述證據均能夠與經手人黃某2關于受鄭某委派前往迎豐公司借貨但其并未參與之后處理的證言相印證,特別是證人羅某某證言中關于由于鄭某事前未支付司機運費而在裝運時請求迎豐公司代為墊付等細節,足以證實無論是事前與迎豐公司溝通確認,還是雇傭司機送貨,亦或是聯系暫存地點及事后處理相關牛奶,均是受被告人鄭某實際掌控。
三、被告人鄭某簽收的送貨單所涉及的牛奶制品是否被鄭某所掌控
首先明確,光明公司已經發出由鄭簽收的送貨單所涉及的牛奶制品,而迎豐公司支付了貨款卻未實際收到相關貨品。
其次,被告人鄭某對于簽收了相關貨品并不否認,但辯稱被迎豐公司拒收“舊貨”由其簽收后依然存放于迎豐公司倉庫,并事后作為促銷品分送給經銷商。然光明公司明確規定,所有贈送促銷均要向總公司申請,經批準方可做贈送促銷??梢?,被告人鄭某無權擅自做出上述處置。
再次,在審查本案證據過程中本院注意到,“迎豐公司收貨專用章”不僅出現在被告人鄭某簽收的送貨單上,而且同樣的“迎豐公司收貨專用章”也多次出現在鄧飛簽收的送貨單上。迎豐公司從未使用過“收貨專用章”進行收貨。而在光明公司與迎豐公司合作終止后,“迎豐公司收貨專用章”卻被加蓋在鄧飛冠迎豐公司之名、行自己收貨之實的送貨單上,這就說明該收貨專用章并非迎豐公司加蓋。故迎豐公司本意拒收的“舊貨”,在由被告人鄭某簽收后,迎豐公司再加蓋偽造的收貨專用章并將貨品存放進自己倉庫的假設根本不能成立?;卩?、鄧二人的夫妻關系,結合被告人鄭某所處光明公司珠海辦事處經理的職務便利,可以認定被告人鄭某在實際上控制了送貨單上的相關貨品。
另,本院也注意到,被告人鄭某的上級領導要求發送“舊貨”的工作郵件相關的發貨安排、物流清單等,可以與被告人鄭某所簽收的送貨單的送貨單號、貨品數量及金額等相互對應,由此,并不能完全排除相關牛奶制品是“舊貨”的可能。盡管光明公司的證明及相關說明規定,相關產品的價格并無打折處理,但依據食品行業的商業慣例,臨期產品的市場價格應當區別于新出產產品的價格,對此本院在量刑時酌情予以考慮。
四、本案中被告人鄭某行為的性質
首先,貨品價值的認定應當依據有效價格證明。光明公司提供的相關增值稅專用發票等系有效的價格證明,能夠證實相關牛奶制品的價值。送貨單并非正式的價值證明,不能依據補貨牛奶送貨單上標注的金額“0”,即認為補貨產品無價值。
其次,無論是問題產品,還是臨期產品,未經正規流程申報、審批,被告人鄭某均無權擅自做出銷毀或贈送經銷商的處置。被告人鄭某以借換貨及代為銷售為由在事實上控制了相關牛奶制品,事后直至與迎豐公司對賬也未還貨或還款,在借條猶在的情況下仍以已結算清楚為由否認尚有借貨未還的事實,另,直至被告人鄭某辭職時也未就簽收配送給迎豐公司的貨品并私自處置的相關事實向光明公司作以交代,致使光明公司在與迎豐公司的民事訴訟中被判承擔賠償責任,并最終造成光明公司的相應財產損失。至此,根據被告人鄭某的客觀行為表現可以認定,鄭在主觀上已具有了非法占有相關牛奶制品的目的。鄭利用職務之便實施的侵占行為,實際侵吞的是光明公司的財物。故被告人鄭某的行為并非職務行為,其行為完全符合職務侵占罪的構成要件。
本院認為,被告人鄭某身為公司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將本單位財物非法占為己有,數額較大,其行為已構成職務侵占罪。公訴機關的指控成立,本院予以確認。據此,為保障公私財產權利不受侵犯,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七十一條第一款、第六十四條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被告人鄭某犯職務侵占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
(刑期從判決執行之日起計算。判決執行以前先行羈押的,羈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6年12月20日起至2017年12月19日止。)
二、追繳被告人鄭某的違法所得發還被害單位光明乳業股份有限公司。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接到判決書的第二日起十日內,通過本院或者直接向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書面上訴的,應當提交上訴狀正本一份,副本兩份。通過本院書面上訴的,應將上訴狀正、副本送(寄)往本院立案庭。

審 判 長  貝冬梅
人民陪審員  葉志華
人民陪審員  金季鷹

二〇一七年六月二十三日
書 記 員  宋召遠
附:相關法律條文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
第二百七十一條公司、企業或者其他單位的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將本單位財物非法占為己有,數額較大的,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數額巨大的,處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可以并處沒收財產。
……
第六十四條犯罪分子違法所得的一切財物,應當予以追繳或者責令退賠;對被害人的合法財產,應當及時返還;違禁品和供犯罪所用的本人財物,應當予以沒收。沒收的財物和罰金,一律上繳國庫,不得挪用和自行處理。








文章發布人:王勛 律師
發布人聲明:文章僅為個人學習、研究之目的使用,文章觀點不代表本人立場,更不構成本人承諾,如認為侵害您的合法權益,請聯系發布人和網站刪除。 聯系發布者>>